南宫大道:“敖玉公子侍候他的父母去了。frshuwu.com”

  皇帝顿了一下,然后笑道:“应该的,百善孝为先嘛。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等着他。”

  “对了,你们是在哪里发现敖玉的?”皇帝问道。

  南宫大道:“在他家里,江州的家里。”

  皇帝道:“就是那个已经查封的怒浪侯爵府吗?”

  南宫大道:“对的。”

  这真是奇了,他怎么会出现在江州家中呢?

  南宫大道:“我们派出了几千人找遍了各地,忽然老二说,他是不是在家里啊?我们都觉得不可能,但还是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他果然真的躺在家中昏睡不已,所以我们赶紧将他带来了。”

  ………………………………………………

  云中鹤侍候父母回到大理寺监狱中。

  尽管在最后旨意刀下留情,但皇帝还没有赦免敖心夫妇,这需要和敖玉见面之后再说的。

  不过大理寺监狱的牢房终究是换了,让敖心夫妻住在了一起,而且这个监狱更像是一间房子了,里面有桌子,也有碗筷,还有床铺,已经勉强可以生活了。

  之前的牢房,那可是真正的牢房,并没有因为敖心的身份而特殊优待。

  云中鹤再见到父母的时候,二老头发都已经白了一半。

  之前的父亲敖心,是何等英雄人物,英姿勃发,尽管才五十几岁,却头发乌黑,看上去最多也就是四十来岁而已。

  母亲柳氏更不用说了,尽管四十许人,但依旧容貌美艳,如同三十岁左右,风韵动人的,但是现在她头发也白了一半。

  短短几个月,就仿佛老了十几岁,可见最近这段日子是何等之煎熬。

  云中鹤顿时忍不住悲从心来,母亲抱着他痛哭好一会儿后,留下敖玉和敖心二人。

  “功名利禄,皆是过眼云烟!忠君爱国,到头来是一场笑话。”敖心冷笑道。

  尽管是隔墙有耳,但敖心依旧说出了这句话,可见他是何等心灰意冷,也半点都不在乎被皇帝听到。

  “这个怒浪侯爵位,我是不打算再要回来了。”敖心握着云中鹤的手道:“胖胖,为父以后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父亲了,能够保护你们母子的,大概也只有这一身武艺了。从今以后,国事与我无关,我只为你们母子三人而活了。”

  言语之中,敖心已经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不管大周帝国出现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管了,也绝对不会再出山了。不管皇帝再下何等恩旨,他也都不会理会了。

  云中鹤握紧父亲的手,一切都在不言中!

  ………………………………………………

  一个时辰后,云中鹤进宫觐见万允皇帝。

  “哈哈哈哈,我们的大功臣回来了。”皇帝大笑道:“让朕好好看看,究竟是何等少年郎啊,竟然只身一人平息了南境了叛乱。”

  进入书房之后,云中鹤规规矩矩拜下。

  说来他这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万允皇帝,之前都是隔着屏风的,连见他真面目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见到万允皇帝面孔,也不由得稍稍惊愕一下。

  因为皇帝确实好相貌啊,而且是那种非常有福气的长相。

  双目狭长,鼻若悬胆,嘴若涂朱,两只耳朵尤其长,说双垂过肩是夸张了,但就这一双耳朵确实像是刘皇叔。

  但他这个长相和刘皇叔有相似之处吗?有的,但是一副仁义的模样,但他要俊美得多。

  但是两道眉毛却非常锐利,使得他脸上的仁厚被霸道冲淡了,真就如同两支小刀一般要割伤人。

  所以这也让万允皇帝在笑的时候,显得非常亲近。

  但是皱眉的时候却又非常骇人,让人闻风散胆。

  总之,这个皇帝有一副恩威并重的好相貌,非常适合做皇帝的面孔,而且身高足足有一米八。

  “敖玉,你还记得那个刺客的模样吗?”南宫错问道。

  “记得。”云中鹤道:“是一个绝丽无双的女子,孤高傲慢,杀人如同草芥。”

  南宫错道:“能不能形容得更加详细一些?这样我们的画师可以根据你的描述画像,然后进行天下通缉。”

  “不用了,我已经画好了。”云中鹤道,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画卷摊开。

  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凑上来一看,纸面上一个绝色美人仿佛要跃然纸上。

  这个女子的身材真是曼妙啊,这气质真是目空天下,但是却是蒙面的。

  那个女子在刺杀云中鹤的时候,是没有蒙面的,但云中鹤却画了她蒙面,反正也死无对证,当场所有人都死光了。

  而且就算她自己说出来当日刺杀敖玉的时候没有蒙面也不要紧。

  我敖玉怜香惜玉不可以吗?

  皇帝道:“就用这幅画像,印上几万份,通缉天下。”

  “遵旨。”南宫错道。

  接着,南宫错道:“敖玉,当日发生了什么?”

  云中鹤将刺杀的详细过程告知,当然隐去了有人来相救之事。

  南宫错道:“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知道要杀的人是你,也不知道你的身份?”

  云中鹤道:“对,只不过因为我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他让我闭眼,说她动手很快,不会痛苦的。我就闭上了眼睛,然后就昏了过去,我本以为死定了,没有想到……再一次醒来就出现在江州家中,而且身边竟然是南宫大。”

  南宫错道:“你觉得是什么原因,使得她没有杀你呢?”

  云中鹤道:“这我就真不知道了,我本来以为她是我的读者,特别喜欢我的书,所以不杀我。但是她从来都没有问过我的名字,想必也不知道我是石头记的作者啊。”

  南宫错道:“陛下,我问完了。”

  皇帝挥了挥手,南宫错顿时退了出去。

  顿时书房里面,就剩下云中鹤和皇帝两个人。

  “陛下,这是我在南境发生的所有事情。”云中鹤将一份册子递了上去。

  皇帝打开之后,细细看之。

  “这袁天邪,果然如此神奇?”

  云中鹤道:“他的戏法,简直神乎其神,几乎完全没有破绽。”

  接着云中鹤又道:“其实这次叛乱之所以平息,完全是天地之功,草民不敢贪天之功,完全是火山爆发才摧毁了袁天邪等十几万叛军骨干。”

  皇帝道:“那也是你因势诱导之功,功不可没就是功不可没。”

  接着,皇帝又道:“对了,你是如何判断会有火山喷发的?”

  云中鹤道:“因为频频的地震,地面出现裂缝,出现地广,最关键的是大日山北边的湖泊水温提升了不少,这些黑冰台的情报都有描述。”

  皇帝道:“根据这些信息,便可推断出会有火山喷发?”

  云中鹤道:“是的,陛下。”

  皇帝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呢?”

  云中鹤道:“在上古孤本《山海异志》有描述。”

  皇帝道:“竟然有这样的奇书?”

  云中鹤道:“是的,陛下。”

  皇帝道:“那你从山顶飞下来的那件衣衫?”

  云中鹤道:“臣也带来的,也给黑冰台检查过,原理非常简单,就是根据蝙蝠的飞行原理制成的。”

  说罢,云中鹤将那件破破烂烂的飞行翼装放在皇帝的面前。

  皇帝啧啧称奇道:“那这件衣服……”

  云中鹤道:“也是从《山海异志》古书得来的。”

  皇帝道:“那这种衣衫可以大规模仿造吗?可以应该在军中吗?”

  云中鹤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非常难以控制,只能从高处往下跳。”

  皇帝想了好一会儿,道:“把这件衣服摧毁,另外如何制造这件衣服,如果有什么图纸之类的,也全部摧毁。”

  云中鹤躬身道:“是。”

  皇帝望向云中鹤,不由得一阵叹息,这个敖玉可比他父亲听话多了。

  敖心那个臭脾气极度自我,他觉得是正确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他的意志,包括万允这个皇帝陛下。

  皇帝为何让敖玉销毁这件衣衫,而且不允许泄露出去?

  因为他觉得不可控,万一有刺客穿上这样的飞行翼装从高处飞来进行斩首行动呢?

  当然了,大周京城没有什么高山,不会让刺客有这样的机会,但还是不得不防。

  所以哪怕飞行翼装在军事上有特殊作用,但皇帝还是觉得彻底封杀。

  “那个敖器,带着人走了?”皇帝问道。

  云中鹤道:“是的,他带走了六万人,剩下的人不愿意,已经归附了周隆公爵,重新成为守备军了。”

  皇帝道:“这个敖器带人去了哪里?”

  云中鹤道:“南境西边的原始森林,重新成为了蛮荒野人。”

  皇帝沉默了片刻,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什么看法。

  “敖玉,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说明。”皇帝道:“你平息了南境叛乱,但过程太过于匪夷所思,而且涉及到天地之威,容易被心怀鬼胎之人所利用,所以这件事情是不能公开的。你的功劳朕心中知道,太上皇也会知道。”

  云中鹤道:“是,陛下。”

  他当然清楚地知道,他这个功劳是绝对不能宣之于众的。

  这样会给天下人一个信号,南境没有敖氏不行。

  之前敖心统治南境,所有土人俯首帖耳。

  如今南境叛乱了,敖心之子去了一趟,以一己之力,三寸不烂之舌就平息了叛乱。

  那是不是要让敖氏永镇南境啊?

  皇帝道:“所以我让周寂去了南境。”

  周寂?二皇子,他去南境?牵制傅炎图,取代周隆公爵成为南境大都护?

  云中鹤躬身道:“是,陛下。”

  皇帝道:“但是你放心,在朕心中这个功劳就是你的,你离京的时候朕就说过,要给你封赏,大大的封赏。”

  然后,皇帝道:“传旨,在南境叛乱一事,敖心虽然有失察之职,但念在其忠君爱国,屡建功勋,赦免其罪。”

  “是,陛下!”外面的太监狂奔去大理寺,传皇帝的旨意。

  云中鹤长长呼了一口气,终于将父母家人救出来了。

  皇帝又道:“拟旨,恢复敖玉沧浪行省新科解元的功名。”

  云中鹤拜下道:“学生谢主隆恩。”

  皇帝道:“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都是应当了,根本不足于表彰你的功劳。你立下了这等天大的功劳,需要奖赏,大大的奖赏,说你要什么?”

  云中鹤道:“什么都可以说吗?”

  皇帝道:“当然什么都可以说,但只能说一件,而且朕不一定答应。所以你心中要好好斟酌一番了,因为你只能有一次开口的机会。”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