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心怎么能容许自己这样失控呢?

  尤其是发现近在咫尺的周游的眼神骤然变得直勾勾时,江月心愈发感觉自己需要控制自己的跌倒,以及控制自己面前这个家伙的冲动。https://

  江月心此时几乎要完全倒在周游身上了,想让开到一旁或是起身已然都来不及了。看起来,水人除了乖乖趴到周游身上脸对脸以外,再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可江月心毕竟是江月心,这点儿事能难的住他?只见这水人微微一笑……

  瞬时哗啦一声,江月心那张精致的脸和完美的身材,竟就在周游眼前,完全崩解成了一滩水,淋漓尽致地洒向周游!

  周游一脸懵的摔到了地上,后背结结实实撞在地上,一阵生疼。而且满头满脸全身上下尽都被淋了个精湿。

  不过,还没等他从这突如而来的倾盆大雨中回过神来,溅落了一地的水流、水滴,乃至已经渗进周游衣服中的水分,仿佛被按了倒带键,像是被一只无形的管子吸引了,倏地离地而起,向着一侧聚起凝结,眨眼之间,江月心的身姿又呈现在了周游眼前。

  “哇……”

  周游似乎还没醒过神来,可水培植物杆儿强纯粹一个看戏的,不由发出了一声悠长的赞叹:“真行啊……”

  江月心掸掸裙角,不无得意道:“水本无形,有什么好惊讶的?只不过我一直用着现在的这个所化身形,你们看惯了,反倒忘记我的本质罢了。”

  说完,江月心看见周游还在地上半仰着,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正眼巴巴地盯着自己。水人不由笑了笑,朝周游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道:“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怎么,你那个小心眼里,还要把我也装进去吗?呵呵,我劝你还是省点地方,给自己留点儿心眼吧。”

  周游抓着江月心的手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月心那番话的缘故,他的眼睛不敢去看水人,只将眼神固定在幼苗杆儿强身上,仿佛办错事被人逮到了似的,小声替自己辩解道:“不是……不是我……我觉得是你说的那个云孤……一定是那个云孤认识你……”

  刚从地底将这水人放出来的时候,周游对江月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这一路行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游总会那么一两个瞬间,在看江月心的时候会生出些别样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是他认识这水人已经很久很久了,不仅相互熟识,而且已经熟识到了对彼此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状态。

  不仅了如指掌,而且还好像怀有某种从浓的化不开的爱意中生出的,无法割舍的眷恋。

  这种强烈的感情,似乎随着他与江月心相处时间的延长而愈发明显而冲动。在刚开始的时候这让周游很是混乱,有那么一会儿,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对这水人一见钟情了呢!要不是他对于自己的感情十分的确定,他还真就把这错觉当真了呢!

  到了后来,周游在熟悉了这种莫名的悸动后,才越发能察觉,如此令他又怕又不舍的感觉,似乎并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本心,但又仿佛是他的潜意识的无心流露……这种混乱足以让周游内心混乱不已,若不是一直在急着赶路,若只是面对这种混乱,周游估计自己早就要疯了。

  这种混乱,直到江月心点出“云孤”这件事后,才总算发生了改观。周游终于明白了,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王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菊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菊英并收藏王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