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灵儿,荆州王家人。https://

  家族世代以武传家,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武道世家,家传武学《六合拳》、《八荒掌》江湖闻名。

  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我自幼就爱好习武,立志成为江湖一代女流高手。

  可惜我身为女子,先天体弱,天赋实在平平无奇。

  家族中那些堂哥、堂弟,得家族长老真传,练武各个进境飞快,唯有我十四岁还没迈过筑基这一关。

  于是越发拼命地练武,可惜先天根骨的限制,让我练武事倍功半,始终难以进步。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可是我尝试了无数努力,实在是没有办法。

  而就当我准备向这该死的老天认命的时候。

  这一切,都在三年前改变了!

  ……

  “呵呵,小姑娘,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谁,是谁?”这一日,睡梦中,我听到了一个铃铛般悦耳的声音,近在耳边,却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你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呵呵呵,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苏醒。”一阵愉悦的轻笑声。

  从那以后,每当我入睡之时,都可以梦中与一个名为“仙姑”的存在交流。

  她指点我炼制灵药,洗精伐髓,修炼武功,甚至还传授了我一门名为“溺诀”的奇门功法,至阴至寒,可以容纳天下真水,自动提升功法品级。

  从此我的武功一步千里!

  十天就筑基成功,三月小周天圆满,入九品境,一年贯通奇经八脉,入八品境,三年开辟周身隐脉,再入七品……修为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哪怕在数百年都阳盛阴衰的王家,我也是当之无愧地第一天才。

  原本以为,我将从此开创一番独属于我王灵儿的武道神话。

  谁知道,意外又发生了。

  这一日,世仇夏侯家有名的废柴少爷上来前来家族向我逼婚!

  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么可恶的事情,家族竟然同意了!

  原因只是夏侯家给出了无法拒绝的丰厚条件,而且夏侯家背靠江湖名门七大派之一的五岳派,王家根本惹不起。

  真是可笑!

  枉费我自认为是家族的第一天才,却这么轻易地就被家族牺牲了,丝毫不顾及我终生的幸福。

  只因为……

  我是一个女人!

  原来真相是如此地残酷。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原来武道家族的女人从一生下来起,就注定是用来联姻交易的物品而已。

  天赋高?

  那不过是加大了筹码而已。

  这样的家族,不要也罢!

  面对族人的冷漠,仇敌的狞笑,我胸膛中充盈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快要将自己气炸了,于是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平生以来最愤怒的声音,“三万年银河流东,三万年银河流西。莫欺女子不如男!”

  谁都没有想到!

  我看似只是七品大周天境界,其实在仙姑的指引下,早就真气化实,炼出了明劲,达到了后天第六品境地,在江湖上也堪称高手。

  那夏侯家的废柴少爷光长着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善于玩弄少女的下流纨绔,也敢对我动手动脚?

  我一个忍不住,一招平平无奇的“撩阴脚”将他踢成了废人,从此不能人道。

  既然闯下大祸,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出了家门,逃婚而去。

  经历此次大难,梦中又得仙姑指点,才知道,这一切灾难的来源,都在于女子无罪,怀璧其罪。

  女子无才便是德!

  正因为我天赋太过出众,却又没有足够强大的靠山,才会被家族当做弃子。

  仙姑指点我一路北行,将得遇名师!

  后来大雪封江,我在风陵渡口听到了师傅‘武当山上小三疯’的名号。

  而武当传说中是北方真武大帝的道场。

  我一听,就认定师傅您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心上……师傅!

  所以才有了我独闯飞来峰这一系列的故事!

  ”

  ……

  王灵儿一五一十地将自身来历一一道来,脸上神情也随之变幻,时而缅怀、时而激动、时而愤怒……

  吕纯良听得,面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郑青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吕纯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吕纯良并收藏郑青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