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抽开了些身体,轻轻问道:“你……不愿意?”

  废话,当然不愿意,烟落尘点点头。

  玉漠邪脸上继游转复杂的表情:“为什么?”

  烟落尘感觉脑袋上滑下三道黑线:哪有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想而已……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答,不然玉漠邪会不依不饶,如黑葡萄般晶亮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烟落尘轻轻道:“我……这样的大事,难道不该留在有意义的时刻……”

  “此时没有意义?”玉漠邪反问,今日是她的成年礼,他倒是觉得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日子了!

  “我想留在大婚之夜。”烟落尘的反应简直可以用光速来形容:“虽然今日也蛮有意义的,可这意义不够。”

  大婚之夜?

  玉漠邪微微地蹙眉,他的眉心出现一个结,半响后,这结才缓缓消散,玉漠邪笑了:“我懂了,小东西……”

  她这是没有安全感。

  也对了,这碧幽大陆的女子,多半是在新婚之夜与郎君共结夫妻之好的,所以烟落尘这么说,倒是让玉漠邪不疑有他了。

  “你懂了?懂什么了?”烟落尘奇道,她说话的时候,玉漠邪起身,不知从哪里抓来一件合身的绸衣,将她裹了起来。

  看见他这是作罢了,烟落尘舒出一口气来。倒也不在意他不回答她懂什么了。烟落尘迅速穿好这淡紫色的绸衣,生怕玉漠邪反悔。而她穿好衣衫之后,见玉漠邪依旧是盯着自己不放,她弱弱地想要转移话题:“呃,方才进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这里有

  好吃的吗?是什么,我饿了……”

  她说着,肚子还配合的“咕咕”叫了两声。

  缝魄鼎里,魔凰听说有吃的,也赶过来凑热闹,它在缝魄鼎里蹦跶着自己的小鸟脚:“咕咕,什么好吃的?本凰也要吃,咕咕……”

  “吃你个头,刚才你主人陷入危难都没看你这么激动?还吃,不吃你都算好了。”烟落尘用心声鄙夷魔凰。

  魔凰委屈地道:“你那是陷入危难?你那是陷入温柔乡好嘛!”

  “滚。”烟落尘用心声厉喝,而后直接封印了缝魄鼎。让魔凰的声音传不出来。

  可怜魔凰,在缝魄鼎里大吼要吃好吃的,可它的声音却只能在鼎内上空回声久久……

  面前,玉漠邪被烟落尘的馋嘴的小样儿逗得一笑,轻轻伸手,拍了两下,立即就有魔兽谷的死士端着一个盘子走上来,呈在烟落尘面前。

  “这是什么?”见那盘子上虽盖着银色的大盖子,但不遮食物的香味,烟落尘肚里的馋虫真的开始游走了。

  “灵兽肉、玉丹酒。”玉漠邪轻轻道,说着他解开那个银色大盖子,烟落尘便看见呈在盘子里那发着光的食物,以及旁边放着的酒壶。

  “这个灵兽不错啊!”烟落尘忍不住赞叹,虽然她烟家也不是吃不起,但是此时此刻刚刚拒绝了玉漠邪的求婚,阻止了玉漠邪的索求,她决定好好地拍怕“马屁”。

  而显然,她的这个举动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神医魔妃:邪王,别缠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槿月如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月如汐并收藏神医魔妃:邪王,别缠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