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此言,洗金城和列炎阳耷拉的眉眼,又昂了起来。gmshuwu.com

  “正是如此,许易啊许易,当真是天赐你来,从今日始,洗某人与你平辈论交,也称你一声许兄。”

  洗金城此言半是想从许易处挽回一些好感,半是真的心服口服。

  列炎阳冲许易一抱拳,呵呵笑道,“今后就请许兄多多担待了。”

  许易冷峻的面色终于开解几分,“也罢,恭敬不如从命,某就不矫情了。事不宜迟,我先回过去,将消息透出去,虽说是送还,但若是弄得假了,备不住我有暴露的风险。”

  列炎阳正色道,“诚然,一切以许兄的安全为第一要务。”

  洗金城道,“我们这边就是配合,不惜一切代价配合。”

  他和列炎阳都认可了许易描绘的康庄大道,因为这的确是兼顾了可行性,低风险,和短时间三大优点。

  越是如此,许易的重要性便越是极端,真的是万不容有失。

  在二人无比眷念的目光中,许易离开了。

  再踏入大本营总堂时,远远望去,夏火松和钟长鸣的造型,好似两块望夫石。

  不待疾步迎上来的两人发问,许易主动抱拳道,“幸不辱命,那两家伙终于同意行动了,但行动的可行性如何,还得看天意。我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五成胜算,毕竟,左臂和右臂虽说不和,但从不曾真正撕破脸,而土浑星毕竟是左臂的主场,力量上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现在的问题关键是,一旦列炎阳,洗金城得手之后,咱们这边怎么接收的问题。这事儿不能弄的假了,一旦假了,对上对下都不好交待,毕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若是过程不通透,土浑盟总部那边的这关也过不去。另一则便是,我估摸着主星纹即便到手了,洪长老怕回来的希望也不大,毕竟,玉珏是死的,好抢夺,人是活的,不好夺。”

  洪长老回不来是明摆着的。

  在拷掠洪长老时,列炎阳和洗金城和洪长老已见过面。

  真放洪长老回来,再说是右臂劫了洪长老,怎么也说不通了。

  所以,这个口,是一定要灭的。

  钟长鸣道,“洪长老不是关键,死活上面并不在意,只要主星纹玉珏完好无缺地回来,这一关便算成了一半。至于你说的如何应对上面的诘问,这点再简单不过,大好功劳送到手来,我和夏兄不会蠢笨到领取都不会的地步。”

  许易并不知道土浑盟的上层是怎么回事,听钟长鸣如此笃定,他也就懒得细问了。

  反正,他相信钟长鸣和夏火松,不会在如此大事上弄险。

  怎么应付土浑盟,许易不打算过问了。

  至于主星纹怎么从刑天宗到春城这边的过渡,那根本不是问题,两边的首脑都被他料理得明明白白,自然不再存在障碍。

  一晃眼,便是十余日过去了。

  这日,许易正独坐房中观书,钟长鸣毫无高人风范地兴冲冲地奔了进来,对着许易便是一顿神说。

  不多时,夏火松也赶了过来。

  两大地仙强者,春城首脑,行止之轻浮,简直就像三岁孩童,说起话来,竟也是你争我抢。

  原来,行动早已成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修士很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