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神的实力未必是最强大的,但其可能有特殊的作用,动用天界特殊的力量,例如你身边那位百花公主,她便能让天界百花开放或者衰败!而我,便是掌管恩怨之门,恩怨屏障、恩怨之力的。”斩神使淡淡说道。

  这陆天羽倒是知道,但他不明白斩神使无端端的为什么跟他说这些。

  斩神使没有马上回答陆天羽心里的疑问,而是问道:“你对我了解多少?你知道我斩神使在天界的意义吗?”

  “这个我了解的确实不多。”陆天羽直言回道。

  他对斩神使的了解的确算不上多,只知道他是恩怨屏障之主!

  这还是他在经历了一次恩怨屏障之后才知道的。

  在没有经历恩怨屏障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有斩神使此人。

  斩神使不意外陆天羽的回答,笑了笑说道:“知晓我的人的确不多……那你可知道,我乃是天界恩怨之门的人?”

  陆天羽闻言皱眉,一时不明白斩神使话里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斩神使是天界恩怨之门的人,并不是万界的修士。

  “我的意思是,我的责任是负责考验任何进到这里的修士或者准天神,包括但不限于人族!”斩神使缓缓说道。

  这话让陆天羽有些愣住了。

  一直以来,他以为斩神使是天界天域的天神,却忘了天界并不只是有天域,还有妖域、魔域,而斩神使负责的恩怨屏障考验的也不仅仅是前往天域的修士!

  事实上,天界不少原始神都是如此,只是对于人族修士来说,天界的天域是他们进到天界后所要去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他们会站在天域的立场上。

  不过陆天羽还是不明白,无端端的斩神使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起这个。

  “我为斩神使,要负责考验进到这里的所有人妖魔修士或准神,而以往,无论是人还是妖或者魔,只要他们有实力进到这里,有实力穿越恩怨屏障,那他们就可以进入天界,我不用在乎他们的血脉,也不用管他们进到天界后会前往哪一域……这跟我无关!”斩神使说道。

  陆天羽点头。

  这他还是能理解的,斩神使是考验来这里的人有没有资格进天界,有资格,他就让人进天界,没资格,就拦在天界之外,至于进到天界以后该怎么选,那是人家自己的事。

  他斩神使又不是天域或者魔域或者妖域的主人,哪里管得了别人前往哪一域界。

  “但是再过不了多久,我恐怕就无法让人族来的修士或者准神,正常的进入天界了。”思索之际,斩神使忽然又开口说道。

  这话让陆天羽顿时愣住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

  “有人告诉我,日后要限制人族修士准神进入天界,直至彻底没有人族、准神进入天界为止。”斩神使看着陆天羽凝声说道。

  这话让陆天羽脸色瞬变,隐隐有些明白过来。

  他皱眉问道:“跟你说这种话的应该不是天域的天神!”

  斩神使淡笑:“天域的天神怎么可能会跟我说这样的话?”

  傻子都知道,人族来的修士或者准神一旦通过恩怨之门进入天界后必然会选择天域,,成为天域天神,天域又怎么会吃饱了撑的拦住这些人?

  因而,嘱咐斩神使这种话的定然不会是天域的天神,不是天域的天神那就应该是魔域的魔神或者妖域的妖神了。

  “看样子,又牵扯到了天界的势力纷争了。”陆天羽笑着说道。

  “你习惯了?”斩神使也跟着笑道。

  陆天羽深吸了口气说道:“只是没想到天界的势力之争也如此强烈!”

  “人妖魔三族共处的地方,纷争是必然的,只是这次的纷争也的确是有些频繁了些,或许是因为天界无主的缘故!人妖魔三域的纷争渐渐有些白热化了。”斩神使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天界之主还没有回来吗?”陆天羽问道。

  斩神使微微摇头:“尚不确定能不能回来。”

  “哦?”陆天羽闻言还想再问什么,但斩神使却没有心思继续说下去。

  陆天羽便改口道:“那你打算作何选择?”

  “我会继续履行我应该履行的指责!”斩神使缓缓说道。

  陆天羽微微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斩神使会阻拦人族的修士或者准神,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会是天域没落的开始。

  却不想,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战气凌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生挚爱只为原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闻工作者并收藏战气凌霄最新章节